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rocco's abbondanza,新手必看

  之后不久,一个远方的朋友给我来了一个电话,平静的诉说了一段他的往事,让我颇感吃惊,但又真实的反应了人性。

    这个朋友是位刚刚步入中年的男人,和大多数中年人一样,面临事业转型,生活压力陡增的局面,上有老,下有小,不幸的是,婚姻生活也出了问题。

  当他把他的遭遇用异常平静的语气倾吐出来时,我甚至不敢相信这是他自己身上发生的事。

    他是个长期驻外的销售石油开采系统配套设备的销售人员,因为销售和维护同时要承担,所以无法照顾家庭,只好让妻子留守家中。

  在婚后的2年多时间,婚姻生活还算幸福,但在第三年的时候,出现了问题,妻子的行踪开始变的不定,开始频繁的和同事,和朋友进行各种聚会。

  后来的事情他只是模糊的的说了一些,但是可以预测到。

  他说他当时最初的想法是选择分开,但是因为各种原因,他做了妥协。

  但是不久,发现很多事并没有向他所期待的方向发展,最终结束了4年的婚姻。

  在描述这一切的时候,他反复在说:“人性经不起测试,(名人哲理故事)当你做出一次妥协,别人就会试图让你永远妥协下去。

  ”  听了这样的事情,让我再次想起了那天朋友圈信息:“不要测试,经不起考验”。

  忽然想到很多关于心不可测的事情,生活中会遇到一些“勒索”“蛮狠”“贪污”“堕落”“欺骗”等等卑劣的行为。

  每一种都是在真实的人性面前群发生的事。

  我们总是强调法律,强调道德。

  但是在赤裸裸的利益和诱惑面前,人性真的可以变得异常的丑陋。

    也是在前不久,听说了另外一件事情,很让人吃惊。

  在一个单位,两位同事因为工作原因发生了争执,老板居然直接扯住一个的衣服拉出办公室就是拳脚、恶语相加,整个空间死一般寂静。

  大家张口结舌,不知所以。

  这件事最终以一个人的离开作为了结。

     这些行为或许就是人心在关乎自身利益和需求时的一种原始行为。

  前面哪位朋友的妻子在面对纷扰的世界时,没有担负起婚姻中的角色,做了无法回头的行为。

  而这位朋友面对妻子的行为,因为绝望后产生的死心,让人心变得超乎寻常的冷漠。

  后面这位老板,因为在关乎自身利益时产生的原始冲动而变得暴戾。

  被恶语暴戾对待的这位朋友也在这样的不公下,毅然离开。

  我想这就是“试探”结果。

  婚姻中试探,那么婚姻也就没有婚姻了,职场中试探,最后只能是阳关道和独木桥。

    在生活中,大家都在为钱奔忙,钱挣得越多越好。

  挣那钱干什么(其实也挣不了多少钱,要花的钱远远大于挣得的钱)?买房子、买车子、买位子(好一点的,再买乐子、买游玩子)。

  住房、医疗、教育,哪一样不需要钱,所以千千万万的你我他裹挟进挣票子的大军中洪流里,从西到东、从北到南,来来往往,像一粒沙、一块石、一条鱼;你想不顺从,躲到一边停下来休息,不行啊!长江后浪推前浪,你不得不、不由自主地随波逐流,奔向前去。

  我们的时代我们的环境已经把大家推上了一条急急难跑的不归之路!  在工作中,为了迎接上级上上级部门的各种检查学习笔记、汇报材料、计划总结样样不能少。

  明知把大量的时间、精力损耗在这些花里胡哨、亮亮堂堂的面子工程上没有任何益处,即使心里不顺从不愿意,但行动上还是要紧跟大多数,别人怎么做我就怎么做,哪怕粘贴、复制千人一面也在所不惜,因为谁也不想成为领导或主管“肉中刺、眼中钉”的不顺从的异端异类!   在学习上,从幼儿园、小学、到中学再到大学几乎所有家庭所有孩子在走这条永恒不变的路——供一个幼儿园孩子相当于供一个大学生,一年托费、餐费至少在一万元左右;进入小学中学每个孩子的书包鼓鼓囊囊的,课本、辅导资料、卷子,周考、月考、中考、末考,九九八十一难全压在稚嫩的肩头,为了成绩和升学,哪个孩子还有自由和快乐可言。

  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上了大学,十几万学费随后的就业工作压力如影随形。

  请问:哪个中国家庭能不顺从这种教育轨道和模式?不问对错,只问顺还是不顺?答案不言而喻,听从安排和摆布吧,除非移民或留学国外,那可不是咱普通老百姓能享受得起的!  当然,在我们的耳听目睹里也有很多的不顺从者、反其道而行之者,尤其是已经功成名就的明星大咖、各界精英、财富榜权力榜上的风流人物。

  在时代的风潮大流中做一个岿然不动的不顺从者,他们凭靠的是什么?无非是财力、权力和能力。

  而作为蝼蚁般的普通的我们,如果这三方面各有欠缺那只有顺之从之了。

  顺他者昌,逆他者亡,趋利避害是小小生命的本分所在,不为诗和远方,只为眼前的苟且而活!  我注视着窗外在风中忽闪忽闪着翅膀的一只蝴蝶思绪万分、心潮汹涌——人生如蝶,蝶如人生,在这个纷纷扰扰、变幻莫测的世界顺风还是逆风,如何把握好顺从于不顺从的“度”?如何在内心深处找到一个平衡点?听天由命、顺其自然还是与之相反抗争力拼?谁能告诉我呀?

挑起女人的xing欲,这是男人天生的本事。

  此时的香草虽然身子有些发软,不过她还在想着刚才那股美妙的感觉。

  这种感觉她从未体会过,现在她只想再次让那种感觉降临,只要向涛不坏了她的身子,那自己就任由她摆弄。

  “香草,刚才舒服吗?”将香草的一颗樱桃含在嘴中吸了几下,向涛抬头对香草问道。

  香草红着脸点了点头,任由向涛在她身上抚摸,而向涛则是微微一笑,说道:“那你也应该让我舒服一下。

  ”“啊?我让你舒服,不行涛子哥,我现在不能把身子给你,要等到结婚的时候才可以。

  ”香草以为向涛是想跟她那个,马上就直摇头。

  向涛嘿嘿一笑,说道:“我不要你的身子,只是想让你帮我解决一下。

  ”说着向涛便将自己的裤子解开,将已经硬的跟铁棍似得东西掏出来对着香草。

  香草一看到向涛的独眼巨炮顿时就低呼了一声,以前向涛抱着她的时候她也感觉过向涛的那个东西,不过香草从来都没想过向涛的东西会如此之大。

  男人的东西香草只见过小孩子的,村里的那些小孩子经常会光着腚满村跑,香草倒也看见过他们跨间的小JJ。

  她哪里能想得到男人长大了之后这里会有这么大的变化,如果向涛要将他的大炮放进自己的私密处,搞不好都会被他给撑爆了。

  “涛子哥,你的东西怎么这么吓人?”朝向涛的家伙上瞄了几眼,香草的脸蛋已经变成了熟透的苹果。

  而向涛只是嘿嘿一笑,拉着香草的手放在自己的家伙上,随后说道:“香草,我现在很难受,你帮我解决一下吧。

  ”香草的手一碰到向涛的家伙,顿时轻轻一颤。

  不过向涛握着她的手,她想缩也缩不回来,只好低声的问了一句:“要怎么解决?”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,香草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向涛握着她的手在自己的大家伙上套弄几下便对她说道:“这样动就可以了,来,香草,别停下,快动吧。

  ”此时向涛站在床边,挺着大枪对着香草。

  香草听到向涛的话便轻轻动了几下,向涛马上就舒服的轻哼了一声。

  “对,就是这样,速度再快一些。

  ”见向涛一副享受的样子,香草的动作也慢慢加快。

  刚开始香草还十分不好意思,不过帮向涛套弄了一会儿香草也将那丝羞涩彻底丢开,手上的力度也越来越大。

  “好舒服,香草,再快一些。

  ”此时的香草已经换了一只手,那只手都已经发酸了。

  向涛一边享受着香草的服务一边想着等下就把香草推倒,而这时院子里忽然传来“哎呦”的声音。

  两个人都吓了一跳,那声音正是谢老赖的。

  本来向涛还以为他没准得在村长家喝到半夜,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。

  “涛子哥,你快躲躲,要是让我爹看到了那就完了。

  ”一听到谢老赖的声音香草马上就慌了神,向涛心想这往哪里躲呀,香草屋子里一共就这么大点地方,能躲人的也只有床下了。

  情况危急,也容不得向涛多想,把裤子提好向涛立马就钻到了床下。

  而这时外屋的门也被拉开,谢老赖骂骂咧咧的走了进来。

  今晚谢老赖十分高兴,所以没少喝,刚才进院子的时候被一块石头给绊倒了。

  也幸好他被石头给绊了一下,要不然没准就发现向涛和香草的事了。

  “爹,你咋喝这么多的酒,也不怕伤了身子。

  ”此时香草已经穿戴整齐,见谢老赖晃晃悠悠的进了屋,香草急忙上前扶了他一把。

  “哈哈,今天高兴,向涛那小子被我糗的够呛,可真他娘的痛快。

  屁大的年纪还想做生意,哼,要是他真成了万元户那我不得管他叫爷爷呀!”那天在村长家谢老赖当着全村人的面儿和向涛打了赌,这老货记得倒是十分清楚,他可不想当着全村人的面儿管向涛叫爷爷,而且还得把闺女许给向涛。

  “爹,我和涛子哥从小就定了亲,早晚要嫁他的,他做生意难道不好吗?”谢老赖的话让香草心里有些不痛快,之前谢老赖悔婚的时候香草就极力阻拦,不过谢老赖是头犟驴,只要是下了决心任谁给拉不回来。

  如果向涛他爹还活着的话谢老赖肯定不会这么干,不过他也是为香草考虑。

  香草跟着他已经受了十几年的苦,他可不想以后香草还过那种穷日子。

  “什么亲?早就黄了。

  香草我告诉你,姓向那小子没什么出息,你就别指望嫁他了。

  前两天你王婶说要给你介绍对象,是城里人,明天我去问问,看看你什么时候去相个亲。

  ”“我不去,我这辈子就嫁涛子哥。

  ”听到谢老赖说让她去相亲,香草急忙摇头。

  而谢老赖见香草不愿意,顿时把眼睛一瞪:“都跟你说了,姓向的那小子根本就没什么出息,难道你想跟着他天天吃糠咽菜啊?”谢老赖的脾气香草最了解,跟他呛着来肯定不行。

  今天他喝多了,等明天醒酒了再和他商量这事,没准他就不会让自己相亲去了。

  把谢老赖扶到床上,香草帮他把鞋脱了,随后便叮嘱他睡觉。

  而谢老赖见香草不说了,以为她是答应了,顿时就开心的笑了起来,躺那没一会儿呼噜声就响了起来。

  “涛子哥,我爹睡着了,你赶紧走吧。

  ”看到谢老赖已经进入了梦乡,香草急忙跑回自己的屋子把向涛从床底下拉出来。

  刚才谢老赖和香草的话向涛都听到了,心想这个谢老赖可真不是东西,如果不是他偷了自己的钱那他就能做生意了。

  而且他还不让香草嫁给自己,还要让香草跟别人去相亲,一想起这些事向涛的火就直往上窜。

  要不是香草就在他身边,向涛今天非得教训一下谢老赖不可,也让他知道自己不是软柿子,谁想捏就捏一把。

  “涛子哥,你快走吧,要是我爹醒了可就坏事了。

  ”见向涛盯着床上的谢老赖,香草担心谢老赖醒了两个人打起来。

  所以她急忙把向涛给推到了门外,随后又把门关好就回屋睡觉了。

  从香草家出来,向涛郁闷的往家走。

  钱被偷了,生意眼看着是做不成了,那就还得上山去打猎。

  回到家里,向涛收拾好打猎的家伙,又背了一壶水就带着大黑进山了。

  这个时候正是打猎的最好时间,向涛进山没多久就打了两只野鸡。

  喝了口水休息了一下向涛就往山里走,那天他打到了一头野猪,除去送给二丫蛋子的还卖了六百多块钱。

  如果能再遇到两头野猪的话,那他做生意的钱就有着落了。

  不过向涛走了半天也没遇到像野猪一样的大型动物,他不敢进山太深,要是碰到狼和熊瞎子可就不好玩了。

  “唉!看样子今天也就这点收获了。

  ”看了一眼袋子中的两只野鸡,向涛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
  而这时坐在向涛身边的大黑忽然站了起来,两只眼睛死死的盯着前方,好像发现了什么猎物一般。

  “汪汪汪……”大黑狂吠了几声,随即就窜了出去。

  向涛知道它肯定是发现什么东西了,也不迟疑,跟着大黑就往前跑。

  跑了大概几十米的距离,向涛看到一处草丛在不停晃动。

  端着已经上好箭的弩弓,向涛死死的盯着那处草丛。

  而大黑则一头就钻了进去,不过马上又跳了出来。

  在它身后跟着一只庞然大物,向涛定眼一瞧,居然是只野牛。

  “我次奥,怎么能遇到这种东西。

  ”野牛如果发起疯来,就是狗熊见了它也得退避三舍。

  这东西根本就不是一只弩弓能对付的了的,搞不好连小命都得搭上。

  没有一丝迟疑,向涛转身就跑。

  不过他却不走直线,而是绕着弯的跑。

  野牛的身体协调性不强,这么跑一半的情况下野牛都追不上。

  不过还没跑出多远向涛就感觉不对劲,因为那野牛根本就没追上来。

  回头一看,见那只野牛瞪着两只牛眼看着向涛跑,根本就没有追他的意思。

  “咦?这可不是这畜生的性格,它怎么不追我?”对大黑吹了声口哨,大黑便跑到向涛的身边,虎视眈眈的盯着那只野牛,嘴中不断的发出低吼声。

  向涛大着胆子往前走了几步,看到野牛依旧没有攻击的意思,向涛便又向前走了几步。

  现在向涛与野牛的距离也就十几(女同学和我在教室做爰)米远,借着月光向涛能清楚的看到野牛小腹上已经受了伤,而且还在不断的滴着鲜血。

  那只野牛小腹上的伤口不小,足有十几里面,鲜血不断的从它的伤口滴落到地上,砸在树叶上发出“啪啪”的响声。

  “难怪这畜生不追我,原来是受伤了。

  ”看着野牛的伤口不断的滴着血,向涛摸了摸鼻子。

  这种受了伤的野兽虽然很容易暴走,不过要比它不受伤的时候好对付多了。

  而且看这家伙一直在喘粗气,看来也是跑了不近的路才逃过了追杀,向涛可不想轻易的放过它。

  这野牛要比那野猪重一辈还多,最起码得有四百多斤。

  要是把那些肉都卖了,向涛做生意的钱就完全够了。

  现在这只野牛在向涛的眼里已经不是野牛,而是花花绿绿的钞票。

  虽然想弄翻它要费不少的力气,不过回报远比向涛的付出多。

  既然下定了决心,那向涛也不客气。

  将弩弓拿在手中,直对野牛的眼睛。

  脸部是野牛最脆弱的地方,只要射中了那这野牛就基本没跑了。

  看到向涛手中的弩弓,野牛仿佛也感觉到了危险。

  低吼了一声,野牛便不停的刨着前腿,脑袋也微微低下,这是进攻的信号。

  “嗖。

  ”就在野牛准备对向涛进攻的时候,弩弓上的钢箭便化作一道流光,直接飞向野牛。

  感觉到一股冷气飞向自己,野牛微微一偏头,钢箭没有射中它的脸,而是插在了它的脖子上。

  脖子也是野牛比较脆弱的地方,野牛吃痛,顿时大叫了一声,随即便撒开四蹄朝向涛冲过来。

  向涛一见野牛已经暴走,转身就饶到了一颗大腿粗细的树后,随即便示意大黑从后面包抄。

  “砰。

  ”刚刚躲到树后,野牛的就撞了上来。

  它这一下用力极大,大腿粗的书居然被它撞的“咔嚓”一声,差点没被它给撞断了。

  “次奥,这畜生居然这么生猛,大爷的,今天非弄死你不可。

  ”野牛的生猛也激起了向涛心中的血性,将钢箭上好,向涛便对准了野牛。

  刚才野牛撞的那一下也把它自己弄的头破血流,而且还有些站不稳,显然是撞迷糊了。

  “嗖”。

  又是一只钢箭飞向野牛,这次钢箭准确的射进了野牛的眼睛。

  野牛被钢箭射中,顿时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声。

  而这时大黑也绕到了野牛的侧面,扑上前就咬住了野牛的喉管。

  以前向涛他爹训练大黑的时候都是让它咬喉管,跟着出来打猎的时间长了,大黑对那些野兽的弱点也了如指掌。

  喉咙被咬,野牛拼命的挣扎,想甩开大黑。

  不过大黑却死活都不放口,只是死死的咬着野牛。

  而向涛则拔出腰间的尖刀,直接冲到野牛近前,一刀就从它的脖子侧面捅了进去,随后便连捅几刀。

  野牛终于抵抗不住向涛的尖刀,无力的倒在地上,很快就断了气。

  “嘿嘿,大黑,你这狗东西现在是越来越厉害,等回家了好好奖赏你几顿好吃的。

  ”宠溺的在大黑的头上摸了几下,向涛歇了一会儿,随即便开始肢解野牛。

  当向涛将野牛肚子划开的时候,看到它的胆上挂着一颗黄色的肉球。

  那肉球比苹果稍微小一点,向涛将肉球摘下来一看,顿时就惊喜过望。

  他手中的东西不是别的,正是牛身上最宝贵的东西,牛黄。

  看着自己手上的牛黄,向涛乐的嘴都合不拢了。

  小时候他记得他爹曾经就得到过一颗牛黄,还没他手上这颗大就卖了将近两千块钱。

  这颗牛黄最起码有二两重,向涛想卖个三千块肯定是不成问题的。

  再加上这些牛肉还有牛鞭,向涛今天的收入最起码有四千七八,将近五千块。

  坐在地上傻笑了半天,向涛才从身上拿出一块手绢,小心翼翼的把牛黄给包好。

  这手绢还是香草送给他的,向涛一直都带在身上却从来都没用过,这下可有了用处了。

  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,向涛才将野牛彻底分解。

  从身上掏出蛇皮袋子,向涛把牛肉分别装在六个袋子中。

  找了个地方把其余的四袋子牛肉藏好,向涛和大黑各扛一个就往山下走。

  一路上向涛都是哼着小曲,高兴的不行。

  如果能时常碰上这种好事,那向涛也不用干什么柳编工艺品了,光打猎就能让他大发特发。

  一路小跑到了家里,向涛把牛肉放好,转身就跟大黑又奔山上。

  丢了一次东西向涛是有记性了,走的时候把里屋和大门都上了锁。

  要是这些牛肉再让人给偷了,那向涛非得郁闷死不可。

  六袋子牛肉任东和大黑一共跑了三趟,虽然心里高兴,不过最后一趟到家的时候向涛也没了力气。

  不光他累的够呛,就连大黑也趴在地上不住的喘着粗气,显然也不轻松。

  “狗东西,累了呀,别着急,等我歇一会就弄点牛肉吃,少不了你那份。

  ”歇了一会,向涛便从袋子里拿出一块牛肉到厨房做了。

  自从向涛拿出牛肉大黑就在他屁股后跟着,它也跑了三趟,肚子里的食儿早就消化没了。

  向涛煮了最起码有七八斤的牛肉,煮好之后向涛便将切好的牛肉放在一个盆里,弄了点蒜酱就这么蘸着吃。

  他给大黑弄了一大块,大黑吃的十分的香。

  一人一狗就跟比赛似得,没多大一会儿向涛就把盆里的牛肉干掉了一半。

  “得早点睡,明天早起去找李大牛,好把这些东西都处理了。

  ”嘀咕了一句,向涛桌子也没收拾就直接上床睡觉了,第二天天还没亮就起了床,拎了一块牛肉就直奔李大牛家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avvalimenti.com/images/googlea2.php?1023.html

https://avvalimenti.com/images/googlea2.php?5513.html

https://avvalimenti.com/images/googlea2.php?7585.html

https://avvalimenti.com/images/googlea2.php?353.html

https://avvalimenti.com/images/googlea2.php?341.html

https://avvalimenti.com/images/googlea2.php?2250.html

https://avvalimenti.com/images/googlea2.php?7033.html

https://avvalimenti.com/images/googlea2.php?3046.html